ǧÏé²ÊƱƽ̨_第656ç«  南北3

    å…­ä¸‡å¤§å†›è½¬çž¬ä¹‹é—´å°±å…¨éƒ¨è¦†ç­ï¼Œå…¶ä¸­ç»å¤§å¤šæ•°éƒ½è¢«ä¿˜è™ï¼ŒåŒæ–¹çœŸæ­£çš„伤亡全都微乎其微。
  
ǧÏé²ÊƱƽ̨      è¿™åœºæˆ˜æ–—让华军总参谋部欣喜不已——这正是他们在这场同室操戈的战争中所希望见到的最好结果——我们胜利了,敌人失败了,但双方流血都很少,不会因此引发不必要的族内仇恨。
  
      å¯¹æ­¤ï¼Œè¿žèŒƒæ–‡è™Žè¿™ä¸ªæ£’槌在帝国内部的评价都变得好了不少——至少有不少将领认为这个人还算识时务。
  
      è‡³äºŽèŒƒæ–‡è™Žä¹‹å­ï¼Œæ¨ŠåŸŽå®ˆå°†èŒƒå¤©é¡ºå°±è®©åŽå†›æ„Ÿåˆ°æœ‰ç‚¹å¤´ç–¼ï¼Œè¿™ä½å¤§å‘¨çš„死忠率领两百艘小型船只向东突围,但没走出多远就被华军拦住,双方在鱼梁洲东南汉水江面上爆发激战。
  
ǧÏé²ÊƱƽ̨      åŽå†›å‡ºåŠ¨ä¹åè‰˜ä¹˜åç«æžªå…µçš„大舢板应战,范天顺冒着密集的弹雨站在船头大呼酣战,周军爆发出惊人的气势,不顾伤亡顺流推进,华军单薄的汉江水师一时之间居然没法打退这次进攻。
  
      åŒæ–¹çˆ†å‘一轮混战,周军用神臂弓和少量火枪与华军对射,他们火力居于劣势但局部兵力有一定优势。
  
      éƒ¨åˆ†å°èˆ¹çªç ´åŽå†›é˜»æˆªï¼Œç»§ç»­å—下。
  
      èŒƒå¤©é¡ºå¹¶ä¸çŸ¥é“他爹的主力已经被摧毁了,他还以为六万周军就在汉江下游与自己迎头对进,只要突破这一带的防御,他还有机会与范文虎部会师。
  
      è¿™ç¾Žå¥½çš„设想很快就破灭了。
  
ǧÏé²ÊƱƽ̨      ä¸æ˜¯å› ä¸ºä»–知道了范文虎部的溃败,而是因为他自己也无法突破华军的阻拦。
  
      åŽå†›åœ¨å‰æ–¹ä¸è¿œå¤„,汉水较窄的江面上(这个地方就在刘玄德马跃檀溪附近)拉起一道横江锁链,用以暂时阻挡周军前进,与此同时,华军还在汉水两岸部署了大量野战火炮,南山上的臼炮阵地也可以直接对江面射击。
  
      å‘¨å†›æ‹¥å µåœ¨æ¨ªæ±Ÿé”é“¾å‰ï¼ŒèŒƒå¤©é¡ºå¤§å£°å‘½ä»¤éº¾ä¸‹å£®å£«ä½¿ç”¨å¤§æ–§è¯•å›¾ç æ–­é”é“¾ï¼Œè¿™ä¸€æ—¶åŠä¼šå½“然无法成功。
  
      å¤§é‡å‘¨å†›çš„小船(大部分也是舢板)成了静止不动的靶子,两岸华军炮兵每一次轰击都能打到一大片人,有些角度合适的炮弹甚至能打水漂一般在江面上连续蹦跳数次,一炮摧毁多艘船只。
  
      èŒƒå¤©é¡ºçš„坐船也在这种致命炮击中被击中,一枚10斤炮弹直接从他的座舰舯部穿过,把这艘大舢板切成两半,始终站在船头鼓舞士气的范天顺猝不及防落入水中,他的将旗也一起跌落。
  
      å‘¨å†›æœ€ç»ˆä¹Ÿæ²¡èƒ½æŠŠé‚£é“锁链砍断,华军船队解决周军的纠缠,从后方追上来,一些华军步兵也大咧咧站在江边用火枪攒射。
  
ǧÏé²ÊƱƽ̨      å¤±åŽ»å°†æ——,又看不到主将身影,周军最后的抵抗意志烟消云散。
  
      ä½œä¸ºè¿™æ¬¡æˆ˜å½¹çš„尾声,范天顺的运气还算不错,昏迷的他在战场下游被华军设置的阻拦网捞了起来,算是捡回一条小命。
  
      â€¦â€¦
  
      è¥„樊之战成了帝国与大周在江淮之间最大规模的战斗,在连续战斗中,华军阵亡377人,受伤700余人,总伤亡上千。
  
      æ¶ˆç­å‘¨å†›8万余人(不包含吕文焕和范天顺招募的民兵、厢军),其中俘虏七万两千。
  
ǧÏé²ÊƱƽ̨      æ€»çš„来说,对于一场双方出动十多万兵马的大战,双方流血数量都不算多。
  
      å¾ä¸–松对于这场战役的结果愤怒不已,十万兵马几天就消耗殆尽,这对兵力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大周来说实在是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结果。
  
ǧÏé²ÊƱƽ̨      è€Œä¸”,襄樊沦陷,实际上已经使得长江天险不再可靠。
  
ǧÏé²ÊƱƽ̨      è™½ç„¶å¾ä¸–松及时撤退,把大部分新军和数万禁军成功撤退到江南,但仍有部分生力军没能撤走,比如童贯、范文虎还有重新启用的翁书平所率领的三万禁军,此时还在长江以北的重镇安庆。
  
      ç«¥è´¯å’Œç¿ä¹¦å¹³æ˜¯åœ¨ç­‰å¾…范文虎来会合的过程中被隔绝在江北的,此时华夏海军的小型风帆炮舰部队已经摧毁了大周的长江水师,与上游部队会合后,封锁了整个长江。
  
ǧÏé²ÊƱƽ̨      æ²¡æœ‰æ°´å¸ˆä¼˜åŠ¿çš„徐世松就算想救童贯,现在也毫无办法可言了。
  
ǧÏé²ÊƱƽ̨      1795å¹´8月初三,华军发起对安庆的总攻,攻势开始二十分钟后,得知自己的儿子并未战死的范文虎打开城门率领部分守军向华军投降,华军随即进入城内。
  
      å‘¨å†›æŠµæŠ—随之崩溃,翁书平在安庆州衙向华军投降,童贯则率领六百亲兵尝试突围,被华军炮兵击杀。
  
      è¿™ä¸ªå¤ªç›‘成了这场战争中第一个为大周王朝殉死的高官。
  
      åŽå†›å…¨å–江淮之地以后,战局已经变得十分明朗,二十多万参战的华军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大周禁军已经损失了差不多十三万人!
  
      â€¦â€¦
  
      æ‰¬å·žã€‚
  
      è¿™åº§åŸŽå¸‚坐落于江北,但却是标准的江南城市。
  
      å³ä½¿å¤§å‘¨å…¨é¢èœ·ç¼©åœ¨é•¿æ±Ÿä»¥å—的时候,扬州也能奇迹般的维持着昔日的繁华,原因很简单,当初金军打到长江边上的时候,扬州军民进行了坚决抵抗,双方在城墙附近激战八十天,金军在即将破城的时候,收到了后方遭到蒙兀人袭击的消息,不得不放弃进攻撤退。
  
      è¿™æ¬¡æ’¤é€€ä½¿å¾—扬州成为一座英雄般的城市,而金军以后则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æ‰¬å·žä¸Žæ±Ÿå—仅有一江之隔,本就是天下绝等的繁华之所,扬州之战过后,江南但凡有点心气的士子,都喜欢来这座大周在江北最后的城市定居一段时间,仿佛这样就能抒发自己救国的志向。
  
      è¿™äº›äººå¹¶æœªè®©æ‰¬å·žåŸŽé˜²å˜å¾—更加坚固,却实打实的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加繁华。
  
      å¦‚今的扬州有人口80万上下(包括城市周边附属的乡村),是现今大周,估计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
  
      å®žé™…上徐世松也是从这里撤退向江南的。
  
      ä»–本来想把扬州的人口一并撤出,不过扬州人并无这个打算,后来他又希望扬州人向四十多年前那样坚决抵抗北军的进攻,以拖待变。
  
      ç„¶åˆ™ï¼Œæ‰¬å·žäººå½“时抵抗女真军队是因为鞑子一路屠掠,各种骇人听闻的灭绝罪行犯了一个遍,不抵抗,全城的人都要被杀戮,女子被辱为奴。
  
      ä½†åŽå†›æ˜Žæ˜¾ä¸æ˜¯è¿™æ ·ï¼Œä»–们从淮河一路行来,并未屠戮任何一座城市、乡村。
  
      è¢«ä¿˜çš„大周官军都好好的活着,只是必须承担一些运输和辅助治安任务。
  
      è¿žä¸Žæˆ˜ä¹±ç›¸ä¼´è€Œç”Ÿçš„盗匪,都被华军剿灭不少。
  
      ä½•å†µï¼Œæ‰¬å·žæ˜¯å¤§è¿æ²³è¿›å…¥é•¿æ±Ÿçš„交通要道,最近十多年,扬州的经济发展也有帝国与大周经贸往来的功劳。
  
      æ‰¬å·žå±…民大多对华夏人很是熟悉,并没有什么隔阂。
  
      å› æ­¤è¿™ä¸€æ¬¡ï¼Œè‹±é›„的扬州军民并未抵抗华军,而是在得到华军第一军团军团长李井槐秋毫无犯的保证后,直接开城投降。